顶点小说网 > 玄学大佬替嫁后,病弱老公开挂了 > 第371章 她杀了傅轻宴
    “应该可以。”

    南星刚说完,屋内便掀起一阵微风。

    下一秒,凌霄出现在众人眼前。

    “师兄你……”这么快?

    “托你的福,诛灭玄天后我的修为有所提升,幻影移形的能力已经跟你不相上下。”

    凌霄径直走向江以达。

    江以达紧张地往后缩。

    “小达别怕,哥哥是来帮你的。”

    在江以柔的安抚下,江以达冷静了一些。

    凌霄取出魂瓶里的魂魄,食指中指并拢打向江以达眉心。

    江以达只觉得眉心一阵灼烧。

    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小达……”

    “他没事,睡一觉就好。”凌霄将他放到沙发上躺平,对南星道,“特管局还有一些魂魄没物归原主,我先回去了。”

    “辛苦你了,师兄。”

    凌霄微微颔首,一个闪身消失在众人眼前。

    两小时后,江以达醒了。

    睁开双眼的瞬间,看到江以柔正握着他的手,焦急地注视着他。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江以达动了动干涩的唇瓣。

    他的脑子很乱。

    像是塞了一团棉花。

    “南星,小达现在这样算是好了吗?”江以柔看向南星,心里有些忐忑。

    就在这时,江以达忽然抱住她,“姐……”

    江以柔微怔。

    明明是同样的称呼。

    但她明显感觉到,江以达的语气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慌忙扶住江以达的肩膀,与他四目相对。

    “小达,你清醒了吗?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

    江以达摇头,“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做梦?”

    “丢失三魂七魄的人是这样的。”南星解释,“他们会认为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魂魄归位后,之前那些事也会随之淡忘。”

    “这是哪里,是我们的家吗?”江以达环顾四周,表情充满茫然。

    看着江以达口齿清晰,能够正常交流的样子,江以柔的眼泪再次涌出来。

    她的小达正常了!

    现在跟她说话的语气,完完全全就是个成年人!

    江以达吓了一跳,“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江以柔仓促地抹掉脸上的泪,“没什么,小达,姐姐就是开心……”

    之前医生给江以达宣判死刑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想着自己要是先死了小达怎么办。

    没想到峰回路转,小达竟然痊愈了!

    “南星,谢谢你……”江以柔说着就要给南星跪下。

    南星一把抓住她,“江小姐,你弟弟已经恢复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江以柔眼含热泪,“会的,我会的。”

    小达清醒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高兴的事?

    南星将一张符纸递给她,“你最近受了太多刺激,这张安神符送给你。”

    说着,又看向江以达,“小达,照顾好你姐姐。”

    江以达虽然记不清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也大概听明白了。

    他应该是生病了,姐姐很绝望,甚至还有了轻生的打算。

    “柏向臣那边的人你不用担心,我说过你身上没有死劫,他们大概率只是口头威胁。”南星再次给江以柔吃下一颗定心丸,“至于你命格的问题,我会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帮你解决。”

    听到南星这么说,江以柔感动得无以言表。

    同时也感到一丝苦涩。

    曾经她还是影后的时候,娱乐圈里的人争相巴结她。

    现在她落魄了,一个个消失得比闪电还快。

    就连她的经纪人也在公司的施压下与她划清界限。

    柏向臣那些人找上门的时候,她翻遍整个通讯录,打了不下几十通电话。

    那些人要么是不接她的电话,要么是借口最近太忙,脱不开身。

    只有南星向她伸出援手……

    “南星,真的很谢谢你,只是我现在给不了你什么……”

    “我也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南星道,“我说过,我是因为司寰宇才帮你的,如果你一定要答谢,就答谢他吧。”

    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敲门声。

    保镖将门打开,司寰宇上气不接下气地冲了进来。

    “寰宇?”江以柔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你不是在剧组吗?怎么……”

    “我的戏份拍完了,拿到手机看见你给我发了信息。”司寰宇喘匀气,目光落在南星和傅轻宴身上,“你们怎么都来了?”

    “他们是来帮我的。”江以柔连忙解释,“南星找到了小达的魂魄,小达的神志已经正常了。”

    “真的假的?”司寰宇看向江以达,“小达,三乘七等于几?”

    “……”

    江以达抿了抿唇,认真回答:“三乘七等于二十一。”

    “还真变正常了!”司寰宇扬起笑容,“太好了,这下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我之前是智力有问题吗?”江以达忍不住问。

    他还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生病。

    江以柔不忍心把他这些年的遭遇告诉他,只道:“都过去了。”

    江以达也很识趣地没有再问。

    南星看一眼时间,对司寰宇道:“时间不早了,二哥,我们先回去了。”

    司寰宇点点头。

    忽然他想到什么,问傅轻宴:“外面那些保镖……”

    傅轻宴沉默片刻,道:“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司寰宇跟着傅轻宴来到楼道。

    傅轻宴开门见山问:“今后有什么打算?”

    司寰宇愣了一秒,如实道:“当然是好好拍戏,努力赚更多钱……”

    “那江以柔呢?”傅轻宴盯着司寰宇,“如果你不想跟她有什么瓜葛,就不要给她希望。”

    司寰宇听懂了傅轻宴的意思。

    正要解释,就听傅轻宴继续道:“江以柔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好,柏向臣那边的人一直在找她麻烦,外面那些保镖是我派来保护她的。”

    “什么?”司寰宇一脸惊讶,“柏向臣的人还没死绝?”

    “柏氏渗透地下产业很深,很难连根拔出,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傅轻宴道,“重点是江以柔和柏心怡换命之后星途陨灭,往后的锋芒必定不会胜过从前,如果你只是喜欢那个光鲜亮丽的她,最好趁早收手,但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这个人,就要做好被资本针对的准备。”

    “……”

    傅轻宴一番话,话糙理不糙。

    “我知道,我也考虑过了。”司寰宇道,“这段时间我在剧组不止是拍戏,也在寻找新的机会。”

    “新的机会?”

    “我想自己筹拍短剧,让江以柔做主角。”司寰宇表情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了解她,她不喜欢做明星,只喜欢拍戏,所以哪怕不接大制作,只要能让她拍到戏就好。”

    看着司寰宇眼底的赤诚,傅轻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这至少说明他认真思考过。

    “只要你做好决定,我就没什么意见。”

    ……

    半个月后,从鬼域带回的魂魄陆续归位。

    现世很多昏迷不醒,或是像江以达一样智力有问题的人都恢复正常。

    而且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对社会有贡献的大人物。

    因为这件事,再加上玄天落网,玄门内对南星的评价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各地特调处有人报名了。

    这意味着大家在用实际行动支持南星的工作。

    南星这边,除了统筹特管局工作,也在为婚礼做准备。

    她和傅轻宴的婚礼定在来年开春,时间所剩无几。

    所幸湛雪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最多叫她去试试礼服,定定妆什么的。

    很多时候南星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好像不过眨眼间,想要的东西就全部得到了。

    只是偶尔想到师父,还有古镜传递的那些信息,还是会隐隐感到不安。

    这天南星回到司家看望老夫人。

    得知她婚期已近,老夫人说什么都要送她“宝贝”,午饭过后就拉着她来到司光霁的房间。

    司光霁是司家老爷子,去世有些年头了,南星只在触摸母亲照片时看到过关于他的一些影像。

    除此之外,对他并不了解。

    老夫人用钥匙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本邮票,“这本邮票是他收藏了大半辈子的,据说很有纪念价值,现在你要结婚了,奶奶把这个送给你。”

    南星接过邮册翻开。

    里面塞着琳琅满目的邮票,各个都是有市无价。

    “谢谢奶奶。”

    “客气什么,以后司家的就是你的。”

    南星合起邮册。

    正准备离开,余光忽然扫到摆在桌上的一面旗帜。

    待她看清旗帜上的图案,瞬间愣在原地。

    这个龙纹……

    不正是他在母亲记忆里看到火灾当晚,黑衣人手臂上的图案?

    见南星站在原地,老夫人有些奇怪。

    “怎么了?”

    南星没应,快步走到旗子旁边问:“奶奶,这旗子哪来的?”

    老夫人想了想,“这个……好像是阿宴爷爷的东西,他爷爷年轻时成立过一支地下部队,用的队徽就是这个图案。”

    傅轻宴的爷爷……

    南星闻言,眉头皱得更紧。

    原来她在母亲梦里看到的那个黑衣人是傅飞章派过去的。

    也就是说,当年飞星庙失火确实是傅飞章所为。

    他和师祖钟子石原本是挚友,却因为一些原因反目成仇,还一把火烧了飞星庙……

    “这个旗子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南星摇摇头,和老夫人离开房间。

    ……

    当晚,南星在司家吃了晚饭。

    傅轻宴来接她,在车上跟她说已经买好了去岳城的机票。

    “婚礼之前把这件事了结,以后就不用再想了。”

    南星点点头,不置可否。

    原本她已经做好了一辈子不回仙云观的打算。

    但现在,她必须弄清楚师父是不是已经死了。

    如果现在仙云山那个摒尘是从镜像世界来的,她也不会怪他,只想知道十年前在象牙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算是了却了她一桩心愿。

    车开到傅家楼下,傅轻宴帮南星解开安全带,问她:“蜜月旅行打算去哪?”

    南星摇了摇头,“还没想好,你定吧。”

    “行,那就把所有没玩过的地方都玩一遍。”

    “都玩一遍,你不上班了?”

    傅轻宴按住她的肩膀凑到她面前,“要是能不上班最好了,可惜傅正阳那家伙不顶事,不然我就把公司给他,然后跟你归园田居。”

    南星双手捧住他的脸晃了两下,“傅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傅轻宴眸色一沉,当即擒住她的手腕吻了上去。

    车厢温度骤然升高。

    南星沉溺在傅轻宴的温柔索取中,两只手不自觉缠上的他脖颈。

    就在两人呼吸愈发急促时,南星口袋里的古镜忽然泛起微光。

    须臾,她脑海中闪过一道诡异的画面。

    高耸入云的仙山上,她和一个男人面对面而立。

    男人面容模糊,看不真切。

    “动手吧。”他说,“结束这一切。”

    南星一步步向前,右手持剑指向他,声音都在发抖。

    “还有办法……”

    “一定还有办法的……”

    男人苦涩地勾了勾唇。

    下一秒,如鬼魅般闪到她面前,徒手握住锋利的剑刃!

    “只能你能结束这一切。”

    “为了苍生……”

    “也为了我。”

    话落,男人拽动剑身用力捅向自己。

    剑刃贯穿心脏的瞬间,迸射出黑气缠绕的乌血!

    “呼……”

    南星猛然清醒,用力推开傅轻宴。

    傅轻宴一惊,“怎么了?”

    南星呼吸急促。

    男人模糊的轮廓与傅轻宴缓缓重合。

    “是我……”

    “什么?”

    “是我杀了你。”

    南星喃喃自语,额头上都冒出冷汗。

    古镜传递的信息总是很真实。

    真实到让人在那一瞬间分不清虚实。

    傅轻宴将南星揽到怀里,轻轻拍她的背,“是不是镜子又向你传递信息了?别怕,那些都是幻觉。”

    “不是幻觉。”南星摇头,口中喃喃道,“萧月婵说的没错,这些都是之前发生过的,是上天给我的警示。”

    “警示?”

    “镜子里面是我们的前世今生。”南星推开傅轻宴,看着他的眼睛,“我看到了我们的每一世,似乎都不得善终,这次我甚至亲手杀了你……”

    傅轻宴握住她颤抖的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就算你杀过我一千次一万次,至少我们现在是在一起的,而且你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妻子……”

    “南星,我是不会放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