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开局被女土匪看中,我占山为王 > 第410章 魄力,袁义山的选择
    也许是袁晋被骂怕了,也许是他真的不敢再做这个主。

    当他颤颤巍巍地把牙膏带给自己老爹的时候,底气都没了。

    “爹,这是配合牙刷来卖的,要价,兵甲司三个营地。”

    袁义山的脸色非常难看。

    整个兵甲司需要几个营地?

    现在倒好,这是准备在他袁义山身上全都讨回来。

    已经卖给了他袁氏三个,现在一开口又是三个。

    就差直接让他出钱建造兵甲司了。

    就算他袁氏再有钱,也撑不住这么消耗。

    “不买,皇城你也不要去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反正我们现在也不亏,过两年,就可以把这钱给赚回来。”

    “可是这牙膏,是配合牙刷来卖的,若是被别人买去,咱们岂不是亏了一个营地?”

    “怎么可能会亏?你小子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这玩意也就是你会上当,谁买谁他娘的是个傻子。”

    说着,伸手就要去打袁晋。

    袁晋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朝着袁义山说道:“东西都送来了,总要试一下吧?”

    袁义山对这个儿子有些无奈,问道:“怎么试?直接吃?”

    袁晋连忙摇头,把使用方法告诉了袁义山。

    袁义山听着听着,竟然开始好奇了起来。

    问道:“这玩意,有何用?”

    “说是可以让牙变白!”

    “就这样?”袁义山咧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冲着袁晋道:“你说,你爹这牙,黑吗?”

    嘴里这么说,可他还是现场试了起来。

    牙刷,他们家很多!

    仅仅只是用了一次,脸上的表情变了。

    “晋儿,这玩意,制作方式不简单吧?”

    袁晋露出了一个苦瓜脸,道:“配方还没买呢,我哪知道?”

    “嗯,我觉得不简单,至少跟那香皂有得一拼。”

    说到这里,袁义山开始在这大厅里来回踱步,仿佛拿不定主意一般。

    “你刚才也说了,这玩意是配合牙刷一起卖的。

    要真是把这东西卖给了别人,咱们岂不是亏了?”

    袁晋翻了个白眼。

    刚才他已经说过了。

    只不过,现在的他,根本不敢乱说话,生怕对方再顶回来,他撑不住!

    “三个营地,如果咱们把这东西给垄断,还真有可能快速回本。

    就是这钱,咱们得借。”

    借?

    袁晋突然说道:“爹,不用借吧,当年咱们造反,那些金条……”

    啪!

    头上被敲了一下,袁义山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知道这一次你哥带走了多少?

    咱们建那几个营地,用了多少?

    你他娘的什么都不知道,真以为咱们家有座金山啊?

    要是真有座金山,当初也不至于失败。”

    袁晋缩了缩脖子,不敢搭话。

    袁认山想了许久,道:“你再去皇城,跟那周昆把配方买下来。

    不过要跟对方签个协议,不能把这玩意交给别人来制作,清风商行也不行。”

    刚才还说冤大头,谁买谁他娘的是个傻子呢。

    这会做起了决定,完全忘了刚才的话。

    不过,袁晋这个时候可不会揭自己老爹的底。

    因为他也觉得,这东西有点划算。

    前有香皂那个活生生的例子呢。

    而且,这些东西现在还只是卖往他们大康。

    以现在大康与东周的关系,这玩意甚至可以在东周畅销。

    到那时,他们坐在家里数钱,岂不是都可以数到手抽筋?

    就像清风商行,人家可以支撑大半个大康!

    ……

    袁晋再临皇城,狠心买下了牙膏的配方。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袁氏还是很有钱的。

    就这都没有搬空他家的那个金库。

    只不过,这次的购买,确实让他袁氏伤筋动骨了。

    虽然如此,可是袁义山心里清楚,这种伤筋动骨只是暂时的。

    只要这些东西拿下,生意做起来了,就可以让他袁氏彻底转型。

    对于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朱三平虽然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参与其中,可是心里却透亮。

    坐在自家院子里,手捧着书本,却无心观看。

    “老爷又在为袁家的事情犯愁了?”

    现在的徐凤娘,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站在朱三平的跟前,给对方端茶倒水,还能为对方排忧解难。

    现在的朱三平,已经适应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亲信。

    “发愁倒是不至于,只是没有想到,袁氏竟然这么有钱。”

    徐凤娘站在那里,双手交叉于身前,做着下人的事情,说着下人不该说的话。

    “底蕴摆在那里,先皇在世的时候,老太爷便是一州刺史,而且天高皇地远,手里自然有些余钱。”

    “这叫有些余钱?抬手便是建起了整个兵甲司,就算是国库,一时间都拿不出这么多的钱财。”

    朱三平越说越激动,声音都不免大了些。

    “当初幽州饿殍枕藉,百姓苦不堪言,他若是把这些钱财拿出来,少说也能救不少人吧?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把这些钱财藏起来,去造反!”

    徐凤娘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老爷,这些话咱们自己知道就行,可不能乱说。

    事情已经过去了,省得惹火烧身!”

    哼!

    朱三平脸色铁青,手中的书本朝着桌子上一丢,不再言语。

    就像徐凤娘所说,隔墙有耳。

    以前的那些事情,不宜再拿出来说事,有可能会惹出麻烦。

    但是他不说出来,心里又不舒服。

    “其实大当家如此聪明,他都没有动怒。

    反而用其它方法,使得老太爷把钱拿出来,老爷又何必动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凤娘就这么缓缓来到了朱三平的身后,小手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壮着胆子开始给对方捏了起来。

    朱三平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种小动作一般。

    就这么舒服地朝着椅子上一靠,嘴里说道:“老师这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不然他可不会这么做。”

    徐凤娘见自己终于得手,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嘴里说道:“老爷想多了,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哦?”朱三平等待着徐凤娘接下来的话。

    “对于大当家来讲,这是一种权衡之术,就算没有老爷这层关系,他也会这么做。

    只有如此待老太爷,以后收复其它失地,才会让人不再有后顾之忧。

    至少,跟着秦宏元,跟着卫舟一起的那些将领,才能降得心安理得!”

    朱三平身体一颤,下意识地回头,目光转向了徐凤娘。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感受到了对方那柔弱的小手。

    脸蛋唰的一下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