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凡人:重生张铁,以杀证长生 > 第四十九章 冤家路窄
    雷诗音?

    张元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这女子和黄枫谷的金丹修士之一雷万鹤有关系,但有可能只是恰好同姓,他也不好开口问这个。

    “我叫张元,还望雷师姐以后多多指教!”张元朝雷诗音拱了拱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第一天来报道,我带你去见一下我们五峰坊市的大管事吧。”

    在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后,雷诗音便淡淡地丢下一句话,随后便御空而去了。

    在五峰坊市内,修士禁止飞行,但黄枫谷的管事和执事除外。

    张元虽然不知道大管事和管事有什么区别,见雷诗音也没有打算向他解析,也就没问。

    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因为他发现雷诗音就这样把灰袍男子的尸体丢在了原地,连他身上的储物袋都没动。

    杀人居然不舔包,这是多豪横的行为啊?

    张元越发肯定这雷诗音就是雷万鹤的血亲后辈,只有这种高级仙二代才有这样的底气。

    只不过原著里的雷万鹤为了几株灵药,不惜放下脸面用一些很难凑齐原材料的古丹方,去糊弄韩立。

    他的血亲后辈却却这么慷慨,放着储物袋在地上都不去捡,这是多败家啊!难道修仙界也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

    张元心里暗暗感慨,随后上前把灰袍男子的储物袋摘了下来,再仔细摸索后,就一个火弹术将尸体烧成了灰烬。

    随后他御空而起,追上了前面的雷诗音。

    两人一路来到五峰坊市中央的一栋高大阁楼,径直走了进去。

    这栋阁楼有十来丈高,是五峰坊市最高的建筑,站在上面,能将整个坊市一览无余,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这里的监视。

    当雷诗音带着张元踏上阁楼的最顶层时,阁楼内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是你?”

    好熟悉的声音,张元连忙寻声望去,当看清说话之人的模样时,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咧嘴一笑道:“沈师兄,好久不见。”

    方才说话的人居然是曾经和张元有过冲突的沈南风,他看到张元时先是神色一喜,猛地站了起来。

    但当他看清楚张元的修为时,脸上的喜色顿时僵住了,沉声道:“你已经筑基了?”

    “要不我怎么会叫你师兄呢?我可不是这么没礼数的人。”

    张元微笑着反问,他的双眼紧盯着沈南风,留意着对方的神色变化。

    之前在禁地之内,他遭到同门弟子的追杀,虽然被他偶然之下识破了计谋,企图暗杀他的人都被他反杀了。

    但他没问出幕后指使的人是谁,当时他把有嫌疑的人都记在了心里,田伯亮已经被他杀了,而且最后也证实了田伯亮是为了图谋他的身体,不可能指使别人在禁地杀掉他。

    剩下的沈南风和董萱儿,自然是沈南风的嫌疑最大了。

    他悠悠地向沈南风说道:“说起来我参加血禁试炼时,在禁地内遇到了一个名为李庆的同门弟子,我们在里面还相互扶持了一把,他说沈师兄与他的关系很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当沈南风听到李庆这个名字时,瞳孔微微一缩,随后面无表情道:“我不认识这个人,应该是想要攀附我的弟子,你不会连这也信吧?”

    他表现得毫无破绽,似乎是真的不认识李庆这个人一样。

    张元疑惑地打量沈南风几眼,笑道:“沈师兄你不认识他就算了,反正他已经永远地留在了禁地里面,再也出不来了。”

    “哼,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莫名其妙!”沈南风冷哼一声后。便扭过头去不再理会张元。

    “雷师妹,这位师弟是谁?你为何带他上来?”

    此时,阁楼内坐在上首的,一名长得英俊绝伦的青年修士,含笑着向雷诗音问道。

    张元第一眼看到这位青年修士时,就知道雷诗音口中的大管事肯定就是这个青年人了,因为这人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张元总觉得这个青年修士的长相和沈南风有几分相似。

    “大管事,此人名叫张元,是新来的执事弟子。”

    雷诗音如实地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来了出来。

    “执事?哈哈,那不是要受我等的管辖?”沈南风听到张元担任的居然只是执事之位,立马冷嘲热讽起来。

    “呵呵,筑基期的执事弟子,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坐在上首的青年修士对张元笑道:“该怎么安排你,我还真有些犯难了,张师弟,你说我该安排你做什么好?”

    “大管事,就让他和我一起负责坊市东区吧。”

    还没等张元开口,雷诗音就已经帮他做决定了,语气依然是冷冷的:“正好我这边人手不够,而且这段时间东区事件频发,张师弟正好来帮我的忙。”

    “让他去东区帮你的忙?”

    青年修士的笑容顿时一滞,显然不是很乐意,但很快就重新换上笑脸道:“行,就让他去雷师妹那边帮忙吧!”

    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张元的意见,就把张元的任务给定下来了。

    张元对此事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他此行的目标就是积累功德寿元,担任什么职务都无所谓。

    确定张元的去处之后,雷诗音便带着张元离开了阁楼。

    在目送两人离开后,坐在上首的青年男子,原本笑吟吟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他闭目沉吟了一会后,突然睁眼望向沈南风,询问道:“五弟,这张元是什么来头?我看你们两人之间似乎有些龃龉。”

    “回二兄,我和他之前的确有过冲突。”

    沈南风听到自己二兄问起这件事,就把他和张元的冲突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最后咬牙切齿道:“当时他还只是炼气十三层的修为,就敢落我面子,实在该死。

    而且要不是他,那董萱儿早和我结成道侣了,有她的姑姑红拂师叔照拂,我以后的修行之路也必定会顺利许多,哪像现在这样被发配出来当个管事!”

    说到这沈南风已经是面目狰狞,恨不得当场将张元撕碎一般。

    那天他想用破妄金光这门法术讨好董萱儿,但没想到却被张元捷足先登。

    当时的张元还只是炼气期修士,沈南风就打算以势压人逼迫他交出法术,但没想到他堂堂筑基修士,竟然被一个炼气期修士给顶了回来。

    沈南风在董萱儿面前大丢脸面,董萱儿也因此对他不理不睬,为了哄好这小祖宗,他只好频频去找她,结果有一次被红拂师叔当面撞见了他们亲密拉扯的一幕。

    红拂师叔大怒,勒令董萱儿禁足,在筑基之前绝对不能出来半步,至于他,第二天就被调来五峰坊市当管事了。

    沈南风本来就是资质出众的弟子,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能成功筑基,所以他是谷内的重点弟子,前途一片光明。

    不满足于此的他,原本是想通过董萱儿搭上红拂师叔的关系,在谷内更进一步,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再也见不到董萱儿,还被红拂师叔所厌恶,这对他打击非常大。

    他把这一切都怪罪到了张元身上。

    所以沈南风对张元的仇恨,远比张元想象中的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