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不迟春潮 > 20.“乖一点,凝凝。”
    纪凝是被男人牵着手站起来的。

    在另外两对嘉宾的视线下,陆祈宬牵着女孩的手离开了心动小屋,顺着指路牌,来到了工作人员准备的换装区。

    女孩小巧的手被男人宽大的手掌轻松包裹住。源源不断传来的滚烫温度仿佛要将纪凝整个人吞噬。

    纪凝抿着唇,试图将手从男人的手中抽出。

    可男人却根本没想要给她要跑的机会。

    第一次逃脱失败,第二次依然以失败告终。

    到了第三次,纪凝的耳边响起陆祈宬低哑的嗓音:

    “别闹。”

    “乖一点,凝凝。”

    纪凝的脸一热,不再闹了。

    「好家伙,第一集就牵上手了,老房子着火果然可怕。」

    「家人们,我刚上网搜了搜daddy,他居然是京南陆家的现任家主!!!」

    「我靠,想过daddy多金,没想到daddy如此多金,这门婚事,我准了。」

    「别闹!!!乖一点!!!我疯了!!!」

    「救命啊,这两人赶紧谈吧。」

    「此时此刻,我想传进小白兔的身体里,让我体验一下帅气多金还主动的daddy!!!」

    镜头里的女孩,一袭白裙衬得她的脸上红晕更为明显。

    来到男女换装间的分岔路口,男人停住了脚步。

    “凝凝。”

    纪凝脸上好不容易消散的热意,因为男人这一声“凝凝”再一次浮出水面。

    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男人那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摸索过自己手背时留下的酥痒。

    很痒。

    是那种痒到她心底的那种痒。

    陆祈宬的眸光染着些许温柔,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语调温柔又缱绻。

    “我等你。”

    「哦!我的老天,谁能懂这一句我等你的含金量!!!」

    「好甜啊这一对,他们怎么能这么甜,怎么跟我以前看的恋综似乎不太一样???」

    「请你们!原地结婚!!!」

    「我是民政局,我闻着味就来了。」

    「我强烈提议,这综艺的名字改成《今天我们要结婚了!》」

    「导演,我们斥巨资要求给他们两个安排一张大床,可以吗?」

    纪凝的唇瓣微张,几乎失了声。

    她红着脸怔怔的看着眼前嘴角带笑的男人。

    在某一个瞬间,纪凝发现,陆祈宬似乎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她一直以为陆祈宬是那种冷到骨子里的人。

    她对陆祈宬的了解,很多都是来自于外界的传闻。

    说他什么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心狠手辣。

    这些形容词,她也都听进去了,毕竟他们以前的相处并不多,她对他也不了解。

    但唯一有一点是从陆裕口中得知的。

    陆裕以前在无意中提过,说他的小叔叔似乎不怎么喜欢笑,从小到大见他笑过的次数少之又少。

    可此刻。

    男人那滥情的桃花眼中眼波流转,薄唇浅勾的样子让纪凝的心跳乱了序。

    陆祈宬没有在逗她,转身迈开脚步正打算向里面走去。

    可纪凝却忽然出声叫住了他。

    “祈宬.......”纪凝有些难以启齿后面的两个字,可依然很小声的说了出来,“哥哥。”

    男人的脚步微顿。

    微沉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惊讶。

    他转过头:“你刚喊我什么?”

    他本以为,前面哄骗着女孩喊自己哥哥之后,纪凝不会再这么喊他。

    可刚才当他再度听到这个称呼时,除了震惊更多的是他听见了自己心中某块柔软地带塌陷的声音。

    纪凝抿唇,又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这下,陆祈宬干脆转过身。

    男人单手插在口袋中,微微扬眉时脸上的神情多了几分漫不经心。

    “叫我做什么?”

    纪凝轻舔了下唇,害羞地垂下眼眸:

    “你刚刚笑起来很好看。”

    这下,一向游刃有余的陆祈宬愣了愣。

    「daddy内心:噢耶,被小白兔夸夸了,开心开心」

    「原来daddy也会被小白兔无意间的夸夸给撩到诶(害羞)」

    「哈哈哈哈daddy是不是害羞了?」

    「导演,我要被甜死了!!!」

    「这两人,我真的.....不想磕都难。」

    明明自己是夸人家,可话说出口,纪凝的脸倒是害羞变得更加红了。

    反观背光而站的男人,虽然愣了几秒,可面上却依然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小白兔的夸夸对他没有起到任何的波澜。

    当然。

    究竟有没有起到波澜,这也只有这位帅气多金的daddy本人才知道。

    久久等不到男人的声音,纪凝疑惑地抬眸。

    却不料陆祈宬像是掐准了她会抬头似的,在不知不觉地靠近她,俯下身。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忽然在眼前放大,伴随而来的是男人低低的一声轻笑。

    “喜欢看我笑?”

    「啊啊啊啊!!!喜欢喜欢!!!」

    「救命!我真的受不了了,好甜啊!」

    「daddy的眼神里那可是满满的宠,偶买噶,我要晕了(甜晕的)」

    「天杀的,老天爷让我进去跟daddy录两集怎么了?」

    男人意味深长的勾唇,灼热的视线悄悄落在女孩那张涂着透明唇釉的唇瓣上。

    喉结克制的滚动。

    “嗯?喜欢么?”

    纪凝的呼吸一窒,大脑宛若宕机一般一片空白。

    不远处的身后,隐约传来交谈的声音。

    应该是另外两对嘉宾,纪凝的神经下意识地绷紧,快速伸出手推了下面前男人的胸膛。

    柔软的手掌隔着衣服布料触碰上男人坚硬的胸膛,指尖在收回时微微蜷缩。

    纪凝顶着一张煮熟了的脸,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更衣室跑去,还不忘丢下一句——

    “谁喜欢了!”

    「哟哟哟,谁喜欢了~」

    「我看某些人喜欢得不得了啊,喜欢的都落荒而逃了!!!」

    「口是心非的小白兔是会被大灰狼一口吃掉的哦。(害羞)」

    「救命,这种调调我真的好喜欢!!!」

    「看daddy笑得满面春风,谁能想到人家是个不苟言笑的老男人(狗头)」

    「依老夫看呐,daddy大概是要沦陷咯~」

    女孩娇嗔的语调在空气中响起,陆祈宬看着女孩那跑进更衣间的害羞背影,低下头笑出了声。

    好可爱。

    怎么连害羞都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