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道友们请自重 > 第二十九章 考验
    莫闻,莫听,莫看,莫查!

    姜临看着道济,心里生出一阵悚然。

    这是一场能让这位终其一生都在修持一颗善心的地上罗汉说出接连四句警示,能让这位昔年佛门智者,如今的人间大德无奈妥协。

    能让普渡众生并身体力行的道济都只能选择护住关窍的巨变!

    而这一场巨变的因果,或者说导火索,就在这鬼胎之事上!

    难怪,难怪北极驱邪院会直接下旨,难怪会因为几个鬼胎,就赐下仙炁,这是在给姜临提升自保之力!

    姜临很清楚,自己虽然执黑律,负号令,但若是论起实力,算起神通,数遍修持,距离眼前的道济禅师也是一个天一个地。

    连这位禅师都貌似束手无策的大变动……

    姜临心里思索着,按住心头的震惊,抬起眸子,轻声说道:“抱歉,禅师恳切之言,贫道却是听不进去。”

    “小道长不听?”

    道济苦恼的挠了挠头,摊手道:“既然如此,和尚我也就不再劝,小道长自己要小心嘞。”

    “如果我问禅师,那变动是什么变动,禅师想必不会说吧?”

    姜临好奇的问道。

    “阿弥陀佛。”

    道济突然正色了起来,宣唱了一声佛号,不言也不语。

    姜临点点头,也不再多问,只是说道:“不管禅师所言如何,贫道如今身负紫薇敕命,北极法旨,这鬼胎之事,必然一查到底。”

    “杭州城隍何在?!”

    姜临厉喝一声。

    “在!”

    罗三尺应声出现,拱手行礼。

    “我且问你,紫薇敕命你尊是不尊,北极法旨你行是不行!”

    姜临看着罗三尺,声音中带着难以言喻的威严。

    “下官身为天庭正神,乃领玉皇敕命镇守杭州,上当奉北极,下当朝酆都,自然遵行无误!”

    罗三尺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也听到了,禅师之所以在此,是在护你,而非害你,如今,我却要你违了禅师好意,你可有怨言?”

    姜临再次问道。

    罗三尺看向道济,躬身行礼,歉意道:“禅师,下官知您乃是三界少有的佛门大慈悲智者,也万分感谢禅师好意。”

    “但,不管以后如何,下官既掌城隍神印,就该当护佑一方,即便身死也无憾。”

    “更不要说,如今乃黑律法师以北极敕命法旨降下。”

    “您的一番好意,下官铭记在心。”

    “但,职责所在,还请禅师见谅。”

    道济禅师听着罗三尺的话,眼中闪过一抹赞叹,但面上依旧是懒散的样子。

    “小道长,和尚说的没错,这位城隍爷,是个好官嘞。”

    说着,他摇摇晃晃的转身,走出城隍庙。

    姜临和罗三尺看着这位地上罗汉的身影渐行渐远,各自都有心思。

    罗三尺想的就很简单,既然有命,就要遵从,即便身死又如何?

    更何况,自己好歹是一方正神。

    虽然四大部洲无数国度,更有无数的城隍,但自己所在,可是南赡部洲的人族祖庭。

    在这个人道执牛耳的时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他就不信了,什么鬼巨变能让自己死了,就算死了,天庭再怎么无暇他顾,也得派出人手来缴了凶手!

    而姜临想的更复杂一些。

    道济禅师,似乎并不是在警告,而是……在试探什么……

    他好像,在试探自己是否会坚定行事。

    姜临没有任何的证据,但就是有这样一种直觉,他很想追上去,把一切都问清楚。

    但也知道,如果道济禅师不想说,便是自己万般恳请,千种威胁,也不会多得一个字。

    “法师。”

    罗三尺看向了姜临,说道:“法师吩咐,下官会事无巨细的交代下去,自己也会亲自盯着,一寸一寸的清查杭州。”

    “眼看就要天明,下官先送您回去?”

    姜临默默的点头,没有多言。

    本来他还有一个疑惑,自己遇到的客商显然是一个运鬼胎的老手。

    而这么多的鬼胎聚集在杭州,罗三尺事先居然没有任何察觉?

    本来,姜临都在怀疑这位城隍也掺和在了里面。

    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罗三尺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鬼胎一事。

    这事里面藏着太深的坑,深到就连罗三尺这个杭州城隍都看不见。甚至稍微不小心,连他自己都会陷进去。

    心里思索着,姜临和罗三尺再次坐上了空间法阵。

    …………

    另一边。

    道济离开了城隍庙后,外面已经亮起天光,他晃晃悠悠的来到一个早点摊子前。

    然后阔气的排出一列铜板,喊道:“老板,三个肉馒头!”

    破衣烂衫的疯和尚吃着肉馅馒头,一步三摇的漫步在大街上,一双眼睛中,却闪过一抹感叹。

    北极驱邪院执黑律的法师,就没有一个软骨头呦……

    “好一个要一查到底。”

    道济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你要管,和尚就放心嘞,若是你不管,和尚一人,还真的管不了呦……”

    道济看向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这世道一乱,牛鬼蛇神,就都冒出来嘞。”

    “和尚虽有金刚怒目,但还得是黑律法师的雷霆铁腕更能震慑妖邪呦。”

    道济的嘴角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抹微笑。

    …………

    等姜临回到了自家紫薇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了下去,接下来就只等罗三尺那边的结果。

    哦对了,还有白素贞的消息。

    不过,如今看来,就算那王道人不来钱塘县,姜临也得去余杭找一遭。

    目前姜临掌握的有关鬼胎之事的线索里,这王道人显然是“生产线”之一。

    或者说,是其中一个源头。

    逮住了王道人,就能顺藤摸瓜,至少也能多得一些信息。

    姜临默默的思索着,打开了功德箱,连带着自己的存款一块摆出来。

    除了几个铜板之外,剩下的则是一共七十两黄金和五十两白银。

    其中,除了二十两黄金是敖润给的“房费”之外,剩下的都是帝君老爷的香火钱。

    天可怜见,姜临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修缮道观先放在一边,得先给帝君老爷塑一个神像,如今这个,有点简陋了。”

    姜临喃喃自语着,掰着手指头算:“对了,既然修了天蓬法,于情于理,得有一尊天蓬大元帅的神龛塑像。”

    “还有王灵官爷的塑像,也得搞一个。”

    “可若是真的这么办,道观就得扩建。”

    “嘶……这么算下来,这些钱好像不是很够……”

    姜临有些不确定这些钱的购买力,因为他真的没见过这么多金银。

    “算了,事情一步一步来,先为帝君老爷重塑金身法像!”

    姜临最后打定了主意。

    然而。

    “嗡!”

    一道紫炁道韵浮现在姜临的脑海,衍化为两个大字。

    “灵官。”